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廣場 > 省際交流

[湖北]鄂州深入推進垃圾分類 “變廢為寶”揚新風

來源:中國文明網

時間:2019-11-27

  2019年10月下旬,湖北省鄂州市公布城鄉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實施方案。按照要求,湖北省鄂州市梁子湖區要于年底前,在全部鄉鎮和80%的行政村實現農村生活垃圾分類。2020年,則要實現全覆蓋。

  從2017年入選全國首批百個農村生活垃圾分類和資源化利用示范點至今,梁子湖區摸索農村生活垃圾分類已兩年有余。分不分得清,可不可持續,能不能實現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目標,該區交出了怎樣的農村生活垃圾分類“考卷”?

  推動習慣養成

  “以前當垃圾扔的,現在都是寶,比如礦泉水瓶、油壺、廢紙、舊衣物等,可兌換相應積分,1個積分相當于1角錢,積少成多后還可兌換實物。”涂家垴鎮萬秀村村民熊成茂說,他幾天前剛到垃圾兌換超市用1000積分兌了兩壺油。

  垃圾換積分,積分兌商品,這個“雞毛換糖”的故事在萬秀村童叟皆知。2016年,萬秀村建立統一的制度規范,給每戶分發一張垃圾分類積分卡,村里成立垃圾兌換超市,村民可憑積分卡兌換生活用品。

  該村將垃圾細分為四類:可回收垃圾、廚余垃圾、可爛垃圾及其他垃圾,按照“可回收垃圾換用品,可爛垃圾進沼井,其他垃圾壓成餅”的思路,采取“雞毛換糖”的理念,對農村可回收垃圾、有毒垃圾分量記分積分,建立農民垃圾分類積分卡,村級成立垃圾兌換超市,村民可憑積分卡兌換蚊香、香皂、洗衣粉等生活用品。

鄂州市梧桐湖社區垃圾分類環保屋 圖片來源:鄂州文明網

圖片來源:鄂州文明網

  為保證該試點順利推進,萬秀村成立了鄉風文明理事會,每周進行環境衛生和垃圾分類檢查評比,對周、月、季、年排名靠前的村民給予積分獎勵,對不參與垃圾分類的在全村進行通報曝光。

  萬秀村老黨員、老干部楊怡生說,“雞毛換糖”的土辦法很管用,“以前垃圾房堆滿了垃圾,一到下雨天就污水橫流,后來連垃圾池也沒有垃圾外溢。”

  除了用“雞毛換糖”模式激勵社區居民進行垃圾分類之外,梧桐湖社區還會根據智能環保屋記錄的垃圾分類投放情況選出垃圾分類投放標兵,予以紅榜表彰和物質獎勵。

  對于可腐爛垃圾,梧桐湖社區設置了可腐垃圾有機肥制造站進行二次分揀,通過粉碎、擠壓、過濾、沉淀、投入菌種發酵、烘干等一系列過程將可腐爛垃圾制成有機肥。制成的有機肥將會贈予當地居民用于花草、果樹的種植。

  “垃圾能換來的東西不多,但它是一個有益的嘗試,也是對垃圾分類的正向激勵。”梁子湖區郭兵說,垃圾分類落實到村民生活細節層面,需要解決“愿意分”的問題,“雞毛換糖”重在推動習慣養成,改變過去固有的“一包丟”習慣。

  一定程度上,不愿分源于不會分,村民覺得垃圾分類是個麻煩事。“我沒讀過書,大字不識幾個,不懂怎么分。”干部上門宣傳垃圾分類,這樣回應的群眾并不少。因此,在前端,梁子湖區采取最基礎的“兩分法”,每家每戶門口擺上干、濕2個垃圾桶。后續環節,再增設專職保潔分揀員,負責對村民分好后的垃圾進行二次分類。

  “第一個月收了不到40噸垃圾,后來多了,高峰時達到140噸。”參與梁子湖區農村生活垃圾分類試點工作的梁譽再生資源有限公司負責人這樣說。

  “說明村民習慣在逐漸改變,但這也是一項長期性工作,需要循序漸進、久久為功。”郭兵介紹,下階段還將采取以獎代補、減量就補的方式,以提高投放率和分類準確率。

  垃圾分類的市場化探索

  張子玉,沼山鎮朱山東村楊一凰灣的保潔員。去年開始,她每天的日常多了一項任務:對從每家每戶收集過來的垃圾進行二次分類。“不可回收的垃圾有車拖走,可回收和有害垃圾單獨清理出來。”張子玉說。

  特別是可回收垃圾,是張子玉保潔工資外的又一經濟來源。郭兵介紹,2018年初,梁子湖區將試點村灣的垃圾收運處理工作外包給垃圾再生資源有限公司,探索“店收司運”的市場化模式。在這一模式中,各自然灣的保潔員是第一環。

  “保潔員處于最前端,后面是依托村里的代銷店設置回收點,各點配一名分揀員,最后由公司安排車輛到各村收運。”梁子湖區城管執法局說,從保潔員到垃圾分類公司,可回收和有害垃圾會經過兩次中轉,每次中轉均以商品買賣的形式完成,“比如酒瓶、紙箱、廢金屬等,保潔員以市場價賣給分揀員,后者再以更高一點的價格賣給公司。”

  目前,該公司負責梁子湖區70個村的垃圾收運,累計收集可回收垃圾超過9000噸。

  “通過引入垃圾分類公司,形成一個垃圾從分類到處理的閉環。”郭兵說。

  垃圾桶內“兩分桶”冷熱不均

  袁仁義家住梧桐湖社區14棟,他每天早上都將家里垃圾分兩袋,分別扔進樓下2個垃圾桶內,“綠色的裝果皮、剩飯一類的易腐垃圾,灰色的裝破布、廢玻璃瓶等不可腐化垃圾。”

  離社區不遠,是今年新建的有機垃圾分類處理站。“處理站日處理量為2噸,1噸易腐垃圾可轉化為100公斤以上的有機肥。”梧桐湖新區住建部門負責人韓國平說,這里每天生產的肥料,都被附近商戶、果蔬種植戶和居民搶訂一空。

  “處理站是與浙江一家公司合作建設的,投入了280萬余元。”郭兵說,盡管梧桐湖新區的智能化垃圾分類可以實現“智能分類、資源再生”的效果,但由于投入大,未能在全區推開。

  在梁子湖區其他試點村灣時發現,往往是干垃圾桶“吃到撐”、濕垃圾桶“吃不飽”,“兩分桶”冷熱不均。特別是對易腐垃圾的分類處理,基本是空白。

  每年,梁子湖區從生態補償資金中切出540萬元,用于垃圾無害化處理。“如果70個村全部像梧桐湖新區那樣做,資金方面的壓力還是太大。”明秋聲表示,目前梁子湖區可用于農村易腐垃圾處理的終端非常不足。

  為補齊短板,梁子湖區也在想其他辦法來平衡易腐垃圾的產出和回收處理。梁子、東溝兩鎮已計劃在垃圾壓縮中轉站建設易腐垃圾厭氧處理設施,對轄區內的易腐垃圾進行無害化處理。

原文鏈接:http://www.wenming.cn/dfcz/hb_1679/201911/t20191126_5330544.shtml

(責任編輯:劉思雨)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买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