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今日熱點 > 圖片新聞

舞太獅的老楊堅守35年

來源:北京晚報

時間:2019-06-11

  “頂上獅頭,披上獅囊,就得亮出白紙坊太獅的精氣神兒。”每次演出之前,楊敬偉都會這樣鼓勵隊員們。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獅舞·白紙坊太獅第七代傳人,老楊舞獅已經35年了。從毛頭小伙到隊伍主力再到掌門人,楊敬偉經歷了從臺前到幕后的轉變。盡管如今已不再登臺,61歲的老楊對白紙坊太獅的熱情絲毫沒有削減。每逢年節,他都會率隊走進朝陽、海淀、石景山等地的廟會和公益演出場所,一年平均下來要演30多場。“我會想盡一切辦法讓更多人知道、喜歡上這門傳統技藝。”楊敬偉拍著胸脯說。

  現場

  “師父就像上了弦”

  “下面請欣賞最后一個節目,白紙坊太獅表演。”剛剛過去的端午節,紅頭黃身的“獅子”走上了五塔寺端午文化嘉年華演出的舞臺。僅一個亮相,臺下就爆發出連續不斷的叫好聲。走步、擺頭、眨眼……伴隨著鑼鼓點,第一只獅子足足“發威”了半分鐘。緊接著,另外3只紅頭黃身的獅子走上舞臺,開始爭奪馴獅員手中的繡球。

  “太棒了!”在叫好聲、快門聲和鑼鼓聲的映襯下,4只獅子各顯神通。有的躥蹦跳躍、有的直立站起,有的干脆矗立凝視,小小舞臺呈現著動與靜之間的轉換。突然,剛才還歡蹦亂跳的4只獅子安靜下來,鑼鼓點一變,一只通體黑色的“獅子”一步三搖地走上舞臺,隨即占據了C位。和“它”一起“登臺”的還有一張方桌。黑獅登上方桌,開始嘗試用各種姿勢獲得繡球,另外四獅則分居四角,呈現出“眾星捧月”之態。“蘇秦背劍”、“張飛騙馬”、“夜叉探海”……在寬度僅為50厘米的方桌上,黑獅做出了一連串高難度動作,最終以魚躍下桌結束表演,臺下掌聲經久不息。

  “不錯,剛才那個轉身再利索點兒就更完美了。”一個身影從側幕走出,和下臺的舞獅隊員們挨個擊掌,他就是楊敬偉。一米七的個頭、紅T恤、黑褲子。第一眼看到楊敬偉,很難把他與“非遺傳承人”的“標簽”聯系起來。加上手里還拿著一面鑼,老楊更像舞獅團隊中的一名“雜役”。

  “現在主要就是給隊員們服務,看看獅頭緊不緊、角度對不對、桌子擺得正不正,順便再敲鑼打鼓,發揮余熱。”楊敬偉說,每次看隊員們演出,他都會緊張到心跳加速,生怕出一丁點兒差錯和閃失。所以每次演出前,楊敬偉都會提前兩個小時左右來到現場,親自檢查道具,并且帶隊在表演前再走次臺。整個過程中,楊敬偉一會兒示范動作,一會兒講解要領。用隊員們的話說,師父就像“上弦”了一樣。“他們出一身汗,我得出兩身汗,比我學藝那會兒還緊張。”楊敬偉說。

  學藝

  三年錘煉成為“臺柱子”

  現在一套“獅頭”加上“獅囊”有十幾斤重,而在楊敬偉學徒的年代,這身行頭至少得有20斤。

  說起自己和白紙坊太獅的緣分,楊敬偉打開了話匣子:“我是1958年生人,就出生在白紙坊,小時候最大的樂趣就是讓大人帶著去看舞獅表演,總想著有一天我也能舞幾下。”從部隊轉業后,不到30歲的楊敬偉認識了師父劉德海,開始系統學習白紙坊太獅。

  “北京的獅子舞,一般分為太獅和少獅,太獅指的是一人演獅頭,一人演獅尾的大獅子,而少獅則是由單人扮演的小獅子。” 楊敬偉說,作為地道的北京獅舞,白紙坊太獅的特點就是動作逼真、表情到位。特別是獅子脖子上掛著7個紫銅鈴鐺,寓意喜、怒、哀、思、悲、恐、驚7種情緒。舞獅者必須配合鈴鐺的響動,調整“獅子”的情緒和樣態。

  “師父看我腰腿靈活又有武術基礎,就直接把我按照獅尾培養。”楊敬偉說,獅尾要求很高,要馬力足、反應靈活,還得爆發力強。練尾巴的人不但得負責把控方向,還得頂著前面人和獅頭的部分重量。要是沒點兒底子,躥出去沒勁兒,太獅也就舞不起來了。

  楊敬偉學藝之初可沒少吃苦,幾套基礎步伐就學了半年多。“走起來得跟獅子走道一樣,頭部得擺動,全身還得顫顫巍巍的才對。剛學的時候經常顧頭顧不了腳。”楊敬偉說,每當師父看到他的動作有誤,都會用手腳直接糾正,增加肌肉記憶。“我師父練過通背拳,那手勁兒……”說起當年學藝的經歷,楊敬偉笑稱至今還有些“后怕”。學會基礎步伐后,楊敬偉開始在高70厘米、寬50厘米、長3米的低條案上練習各種花樣:扣“頭”、披“囊”、登高,楊敬偉感覺這半年多“白學”了,竟然一步也不敢邁:“高度變了要重新找平衡,而且我只能從獅嘴的縫隙看到前面一點兒空間,心里一下就打鼓了。”

  楊敬偉說,將近一年時間,他幾乎除了上班就是在練習太獅,也曾想要放棄。經過3年的錘煉,楊敬偉和搭檔成為了太獅隊中的臺柱子。無論低條案、高條案還是最難的方桌,全能應付自如,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師父的眼光。

  傳承

  “能練、想學,我就教”

  時光荏苒,當年的小伙變成了如今的花甲老人。30多年的“太獅”生涯讓楊敬偉的腰部和腿部“攢”下了不同程度的勞損。

  從臺前轉向幕后,楊敬偉開始越來越多地思考“傳承”問題。他發現,想要讓更多年輕人喜歡“白紙坊太獅”并不容易。“現在的90后、00后們娛樂方式太多了,同時年輕人很少有人愿意去吃這份苦。它不掙錢,就算練成高手了也沒有什么經濟回報。另外如果沒有點兒武術底子,身體條件不好,學起來非常慢,很難學會。”

  如今,楊敬偉隊伍中最小的主力隊員都已經年過30歲,能夠上場盯演出的演員總數為22人,無法保證每人都有替補。隨著公益演出場次增多,人員的缺口愈加明顯。“每年都嘗試招人,也不要求有武術底子,可四五年來能留在隊里的也就兩三個人,比例太低了。”楊敬偉說,兩年多以前,他借著非遺進校園、進軍營的機會來到了北京少林武校和武警總隊某支隊,選拔了十幾名武校學生和武警戰士。經過訓練,他們已經成為了太獅隊的“兼職”隊員。“這十幾位年輕人解決了大問題,我現在下決心要走進更多的學校和單位,把選人面擴大。只要能練、想學,我就教。”楊敬偉坦言,希望利用一到兩年時間,把“太獅”隊的演員人數擴充到40人。

  除了日常演出外,楊敬偉還先后牽頭編排了京劇《太獅傳奇》、話劇《白紙坊太獅》,整理了一本名為《白紙坊太獅》的圖書。2019年4月份,楊敬偉拿出自己積攢多年的全部非遺補貼,成立了薪火太獅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雖然已經60多歲了,但我感覺自己還年輕,干勁很足。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要帶領著大伙一往無前地走下去,讓白紙坊太獅在京華大地再放光輝。”楊敬偉說。

原文鏈接:http://bjwb.bjd.com.cn/html/2019-06/10/content_11888672.htm

(責任編輯:桑愛葉)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买彩票大奖